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流浪大师转型直播网红月入十几万 称并不满意现在生活

网络整理 2019-06-12 15:20

图说:沈巍栖身的宾馆更换招牌为“网红宾馆”。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图说:沈巍栖身的宾馆更换招牌为“网红宾馆”。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虽然物质得到极大满足,但沈巍说自己的精神很疲惫,并不满意于现在的生活。

  “我真的不喜欢直播。直播不是讲座,你不能从头到尾就说一个主题,需要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非常累。可是没办法,目前除了直播,我还能做什么?我要继续回去坐着无所事事吗?这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你跑不出来了,也无法改变它的走向。”

  沈巍把成名后的生活称之为“高级流浪”,他骨子里仍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半吊子”的文人。有时看到地上的矿泉水瓶想要弯腰去捡,却被同行的粉丝们一脚踹远。他曾在直播中向粉丝表达了想要换回破旧衣裳重新回去捡垃圾的想法,却被网友一连串的评论否定了,“你要用自己的理念影响其他人去捡”。

  显然,对于沈巍来说,想要重返平静的生活已不再现实。他处于矛盾和挣扎之中,不满却被裹挟着顺势前进。曾经那些诸如“脑子有问题”、“捡垃圾的疯子”之类不堪入耳的嘲讽仿佛一夜之间被人们遗忘,他摇身一变成为众人口中尊称的“沈老师”。有视频显示,沈巍从外地返沪在杨高南路拍摄,现场一度由保安把守。不少热情的粉丝们冲上来想要拥抱,场面一度混乱,如同粉丝见面会一般。

图说:沈巍重返杨高南路拍摄现场。图片来源:大河网

图说:沈巍重返杨高南路拍摄现场。图片来源:大河网

  流量为王的时代,沈巍身上的话题热度被不少机构看中,想借此挖掘出更大的商业价值。曾有四五家经纪公司联系他提出合作,甚至有人开出了每月200万的高价,都被他一一拒绝。他说自己26年的流浪生涯如履薄冰,早已养成了忧患意识,不虞之誉、求全之毁。“我没有这个能力,真没有。他们的要求很高,所需付出的代价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