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正文

马思纯 我也算是半个天津姑娘

网络整理 2019-06-22 18:56


电影《七月与安生》中的“七月”  

电影《盗墓笔记》中的“阿宁”  
 

电影《左耳》中的“黎吧啦”  
 

  青春电影《左耳》里,她是张扬又有点性感的“黎吧啦”。最近热映大银幕的暑期档大片《盗墓笔记》中,她是唯一的女主角“阿宁”。“男神收割机”“实力小花”“小马哥”……比起当初“蒋雯丽外甥女”的标签,如今的马思纯,名字开始被更多人记住。胆子不大却拍了不少悬疑、冒险题材作品,私下并不性感却没少在镜头前“释放”女人味,可以是校园风、小清新、文艺范儿,也可以是明艳的、帅气的、矫健的,“那天还跟我妈妈说:您把我生得还挺"全面",性格中真的有挺多不同的面。”

  真要说起来,马思纯还算半个天津姑娘,“我爸爸在天津出生,妈妈的祖籍也算天津,他们都会说天津话,我跟天津还是很有渊源的!”

  和“阿宁”差距大 和鹿晗尴尬的第一场戏

  作为领跑今夏暑期档的大银幕作品《盗墓笔记》中唯一的重要女性角色,马思纯最大的感触是“很幸运”。

  “本来是长头发,导演坚决要求我一定把头发剪掉;我不是特别爱运动的人,片子里表现出来的我好像特别矫健……坦白讲,阿宁跟我本身的性格,以及我自认为能驾驭得了的类型其实是非常有差距的。”对于她来说,这样的人物离自己太远,“我本人对"盗墓"题材也有点害怕,有些恐怖、过于神秘……下意识就感觉不太能诠释得好。”即便最开始会先否定自己,可一旦决定出演,马思纯“绝不打退堂鼓”,“真要干了我还真没什么不敢干的,挺喜欢挑战。”回忆起在片场的日子,马思纯调侃基本每天都在吃土,“甚至每拍一个镜头之前,会往你身上打很多土,为了有那种"盗墓"的感觉,所以每天都灰头土脸的。”第一次拍打戏,虽然也做了不少保护措施,真正亲力亲为时,还是缺乏经验,不太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受伤变成“很正常的事情”。用马思纯的话说,好在有导演随时随地“盯着”她,“在片场时刻提醒我是一个男人。”每当她不自觉露出很女孩或是可爱的神情时,导演总会及时提醒,不希望她对角色有任何一点过于女性化的演绎,“一定要表现出那种很强大、冷酷的感觉。”有导演的调教、指导,加上前期练武术、格斗等一系列准备工作,表演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得到的外界评论,让马思纯感觉自己总算没白费力气。

  角色本身硬朗、刚强,马思纯在电影里的“挤胸”却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当时也是每天都在被笑话,因为实在勒太紧了!同时我还要打斗,挺不舒服的。”马思纯也曾提出这样做是否没太大必要,“反正一直都在打,哪有人注意……”导演则建议人物本身已经很硬朗,加上剪了头发,“再不露点胸,完全显示不出女性元素,这片子就没有阴柔的一面来平衡下了。”她只好“妥协”。尴尬的是,和鹿晗拍的第一场戏就是“看胸”那场,“不但大家一直记得,弄得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还没见到脸先看胸……”

  聊起和当红“小鲜肉”的合作,搭档们的不同个性让马思纯印象深刻,“跟身边普通同龄人的相处没任何区别,有幼稚的一面也有非常成熟的一面。”见鹿晗、井柏然之前马思纯也有过“小小的紧张”,“他们都好火啊。”真正接触下来,她的疑虑完全被打消,“真的非常好相处。”和井柏然是同龄人,马思纯倒觉得他很多时候更像哥哥,“正式出道时间比我长,经历得也比我更丰富,能教给我很多东西,小鹿就是非常简单、单纯,跟他聊什么话题,他永远眨巴着眼睛看着你,好可爱。”

  羡慕“风情万种” 标签被放大说明还不够好

  无论是“黎吧啦”还是“阿宁”,马思纯演过的角色总有着“性感”的特质。“这些日子和工作人员还聊起这个话题,拍照、演戏确实还挺多这种感觉,可事实上性感是我生活中完全没有的一面。”由始至终她都自认为不具备性感细胞,偶尔也会羡慕别人的风情万种,“漂亮、有味道,但我在生活中会不好意思,要么比较小女生,要么比较直爽的男孩子气。”然而当镜头对准她,总能激发出那些抛开生活的“意外”表现,“这大概是天生的,希望和镜头去交流,估计也只有在面对镜头时才有我性感的一面吧。”

  即将上映的电影《七月与安生》里,马思纯终于演了一回和本人性格相对接近的角色——七月。想当初她也曾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演“安生”,“我怎么可能演"七月"?!”等真正见到陈可辛导演,和他聊天、对剧本,又认真地再看了遍小说,马思纯慢慢发现好像是潜意识里的她希望并暗示自己变成“安生”,“事实上我跟她是有差别的,庆幸的是最终知道了自己更适合谁。”找到适合的人物,尝试不一样的题材,在马思纯看来,演戏最好玩的一点就在于“没有固定的类型”,当演员最大的乐趣就是可以“过不一样的人生”。什么类型都想试,这也是她愿意拍戏的初衷之一。